年华澜澈

【国家队日常】王杰希喊你喝豆汁儿

人生第一次喝豆汁有感
有私设,ooc,短
希望食用愉快
﹌﹌﹌﹌﹌﹌﹌﹌﹌﹌﹌﹌﹌﹌
        国家队集合到北京集训的第一天早晨,因为有些认床,喻文州起的很早,到食堂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早餐倒是已经准备好了,喻文州按照自己的习惯取了小笼包和豆浆,坐回桌子准备喝豆浆的时候,一股不属于他认知里豆浆的酸臭味让他猛然清醒,原来的一点点困意瞬间灰飞烟灭,“这,大概是传说中的豆汁儿吧。”喻文州不动声色的放下了碗,还往远推了推,继续慢条斯理的吃早餐。

       “队长你起的真早啊!食堂有什么吃的?不知道老王这边的食堂有没有奶黄包。”喻文州回头看见穿着国家队队服,头发还带着刚刚睡醒形状的黄少天,带着笑意回答说:“没有奶黄包,但是豆浆不错,少天可以尝尝看。”

        黄少天取餐一向很快,而且还听喻文州的推荐拿了一碗“豆浆”,刚端起来就闻到了味儿,一边嘟囔着“这豆浆是放了醋吗闻起来这么酸”一边不疑有他的喝了一大口,喻文州看着当时黄少天的表情想:“蓝雨双核大概要毁于豆汁了。”

        黄少天一口豆汁含在嘴里,咽不下去,吐也找不到地方吐,一脸懵逼的呆坐着,作为北京人的王杰希一进食堂看见这副情景,再看看桌子上的豆汁儿,了然。然后,王杰希走到豆汁儿的窗口,取了一碗豆汁儿,再特意回到蓝雨双核的桌子旁,站着,喝了一口豆汁儿,还惬意的眯了一下眼,又看了看黄少天,一言不发的走了。

        剑圣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所以他决定不能自己一个人承受。

        “小周!喝豆浆吗?提神醒脑强身健体喝完之后手速飙升!满载前辈的关爱的豆浆喝不喝喝不喝?”

         “不喝,豆汁。”

         “为什么不喝?豆汁儿!老北京小吃不试试吗?我跟你说王杰希为什么会有魔术师打法就是因为他从小喝豆汁,一天灌三碗,来喝一口吧!”

         “不喝,不傻。”       

         看到黄少天端着一碗豆汁来回窜,方锐端着放着俩焦圈和一撮咸菜丝的餐盘看热闹,还咔嘣咔嘣的咬着焦圈就着咸菜丝对王杰希说“王队,焦圈其实还不错哈。”

        “可我们一般这样吃焦圈。”王杰希面无表情的把焦圈扔掉了豆汁儿碗里。“泡足了味儿,泡软了才好吃。”
     
         方锐的表情像是看见了八个王杰希。

         他现在一点都不想打八个王杰希。
         
        后来国家队有规定,谁训练失误了,失误几次就喝几碗豆汁。黄少天首先不同意,觉得对王杰希喝豆汁简直是奖励,所以,对魔术师,失误几次,几天不许喝豆汁儿。

         王杰希:我觉得这有失公正。
        

【韩文清】清清的情书!

最近沉迷老韩无法自拔,有个很喜欢的大大让我们点文写情书,评论里要老韩情书的超级少!为什么!清清的情书啊!你们不想看吗!自产自吃。老韩也可以很苏很暖啊。
ooc,真的。

﹌﹌﹌﹌﹌﹌﹌﹌﹌﹌﹌﹌﹌﹌﹌﹌

         见字如面。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要给你写些什么,除了签名,已经很少用笔写字了,握笔的感觉甚至会让我想起第一次打荣耀,已经是很久以前了,那时候还不认识你。
        你突然要求我给你写情书,我去霸图旁边的便利店买信纸,收银员似乎是认出了我,最后还要了签名,临走时看见有卖你喜欢的小鱼仔,顺手带了几包,不知道塞在信封里邮过去行不行。你知道的,我从很早以前就辍学打游戏了,写字于我而言可以说是陌生的,更别说写情书了,所以写到这里也没有什么像情书的话,但我也就这样写下去了。
        今天的霸图依旧是正常的训练,小宋难得的来迟了,战战兢兢的进门,看见我还一哆嗦,大概是以为我要训他,中午自己加练了一小时。中午吃的是炖鱼,突然想起你,你很喜欢吃鱼,还说吃鱼会变聪明,我觉得并没有。
         你说过我黑着脸特别吓人,一边说还一边扯我的脸,非要让我温柔的笑一下,其实,我每次见你,都是在笑的,至于温柔的笑,我真的不够温柔吧。最近很忙,给你打电话也是三言两语的结束,我做男朋友大概是不够格的,让你连抱怨都是小心翼翼的,我对霸图要负责任,对你也是,所以,抱怨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来,别因为我脸黑就不敢,我又没有凶过你,我的女朋友。
        总是要写些情话的,霸图特别好,你也是。
        你是我的另一个冠军奖杯,霸图会有更多的冠军奖杯,但你,我只有一个就够了。
         天冷了,记得加衣服,多喝热水。
         下星期去看你,给你带小鱼仔。

                                                                                                                韩文清
        

【双花】久别名

大概ooc,含微量私设,接原文
依旧希望食用愉快
﹌﹌﹌﹌﹌﹌﹌﹌﹌﹌﹌﹌﹌﹌﹌﹌
“再睡一夏倒下,冲出百花光影的笼罩,他就已经是到极限了……
“加油。”倒下时,孙哲平说着。
“嗯。”张佳乐回道。
全场比赛,唯一的交流……”
                                        ——《全职高手》

         是霸图对义斩的主场比赛。

         也是张佳乐自孙哲平第五季突然退役后第一次见到他的昔日搭档。说是见到都勉强,因为张佳乐在个人赛结束后盯着那个“加油”呆了几秒,错过了一起下场的时机,坐回选手席之后透过人头瞥见了一个侧影,像是以前在坐在百花坐在自己身边的侧影,但又不确定。张佳乐想,现在的场馆太大了,以前跟孙哲平刚开始打比赛的时候,两个战队打比赛都差不多要坐一起,不像现在,透过重重叠叠的人影去看,比看清楚自己的繁花光影还难,累眼睛。

        比赛结束,霸图赢得毫无悬念,赛后霸图与义斩按惯例在一起吃一顿饭,霸图主场又是赢家,饭自然是霸图请,就在俱乐部旁边的海鲜酒楼,张佳乐想了想,一边吃螃蟹大虾一边见老搭档,这种美差,不去。韩文清和张新杰都没说什么,默许了,倒是林敬言似乎非常有同感的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顿了顿也没说什么。说什么呢,自己说不定日后也要和自家搭档在赛场上遇到呢。一队人走后,张佳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不就是不去吃饭嘛,干嘛一个个都一副仿佛自己是不去见给自己戴过绿帽子的老情人一样。张佳乐撇撇嘴,准备拿手机刷刷微博,刚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还没开机,屏幕却自己亮了。

          “XXX酒店,七楼1705”  是短信,来自一个陌生号码,张佳乐却瞬间明白是谁。张佳乐的第一反应是站起来拉门就跑,但拉开门却吓了一跳,霸图的经理站在门外,还是一副想要敲门的姿势,见他开门也是吓了一跳,缓了缓才说:“佳乐啊,”张佳乐听了一抖,乐乐什么的也有人喊,喊佳乐的,估计也就这时候想来关心一下转会选手的经理了。

         “聚餐没去啊,是因为……”

         “没事没事经理,我就是不想去吃海鲜啦,我这不是要去吃饭嘛,不用担心我,我来霸图的时候,已经想好一切了。”

          “那好那好,你出去吃?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张佳乐看着本来和韩文清一个画风的霸图经理一秒ooc,也是哭笑不得,脑子倒是清醒了些,送走经理后回房间,换下队服,拿了钱包,又掏出手机盯着那条短信看了许久,这才站起来重新扎了个小辫,关灯,出门。

        义斩定的酒店,延续一贯的土豪作风, 是海滨的度假酒店,交通倒也方便,张佳乐成功错过一辆出租车后拦到了第二辆,二十多分钟的车程,张佳乐以为自己会心潮澎湃陷入回忆杀坐立难安,但实际上,他就是看看手机拽拽自己的小辫子,一路上想的最多的是,万一一会儿回来太晚了吃什么。

        淡定得如同这一幕已经发生了千万遍。

        站在金沙滩旁边的度假酒店楼下时,张佳乐还在感概土豪战队就是大气,自己来霸图也不短了都没来Q市的海边玩过,他孙哲平倒是一来就住在海滨酒店,啧,有点气。

        张佳乐晃晃悠悠的坐电梯到了七楼,昂着脖子看门牌找到了1705,在门铃和用手敲之间选了用手敲,之前在百花的时候,张佳乐进孙哲平的房间都是象征性的敲一下然后奔放的推门就闯,至于现在,还是要老老实实等门里人开门。

       “张佳乐?”门里人的声音还是门外人熟悉的。
        “孙哲平。”

        孙哲平开门,门外是五年未见的张佳乐,乖乖的在等着,他突然就想起了仿佛已经是许多年前疯猴子一样冲进自己房间的张佳乐,那时候大概总是晴天,张佳乐每次来找自己,都是打着阳光的笑脸。

        心中唏嘘,孙哲平未发一言,开了门看张佳乐一眼就往里走,示意门外人进来。从张佳乐的角度看过去,房间里的落地窗外是海,夜幕下黯淡静默的海,孙哲平仿佛是一步步走向那片无穷无尽的黑暗,从头顶泄下的暖黄色的光,依旧是高大甚至有点壮的背影,左手却缠着碍眼的绷带。张佳乐瞬间冒出一个想法,他觉得孙哲平是不应该走向海的,他应该走向花,不管是K市那年开满了的鲜花,还是自己枪炮下开出的百花,只要是花,就行。但张佳乐还是像孙哲平一样什么也没说,他又喊了一声:
         “孙哲平。”

         “张佳乐。”孙哲平转过身,回应似的喊了一声,看着张佳乐把门关上,他们俩现在在一个房间里。

        张佳乐关好门,继续去看孙哲平,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还是喊了一声:
        “孙哲平。”
        
          其实张佳乐觉得自己有很多可以说的,问问他当年为什么一声不吭的走掉,问问他这几年在哪过的怎么样,问问他现在手的情况,想知道他是不是以后就待在义斩战队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可他一句也没说,只是喊他的名字。

         “张佳乐。”

         孙哲平觉得自己有点傻,干嘛非要张佳乐喊一句他喊一句呢,他其实可以告诉张佳乐,那之后百花的每场比赛自己都去看了,看一次回去后就会做一次梦,梦里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并肩站在赛场上,繁花血景无可阻挡。他还想告诉张佳乐,自己偷偷回过百花俱乐部,在张佳乐突然宣布退役的那一天,他看他一个人拖着箱子慢慢走,跟当年自己一样。他还想说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放弃过荣耀,一直在网游里摸爬滚打,百花谷的boss功劳里有几分是自己的。他还想说,霸图是个好选择。可孙哲平还是什么也没说,他有点傻的跟着张佳乐又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喊名字干什么呢,名字又不会跑,也忘不掉。

       “张佳乐。”
       “孙哲平。”
       “张佳乐。”
       “孙哲平。”

       有点傻气还有点惊悚,五年未见的搭档一边叫对方名字一边向对方走去,除了名字谁也说不出什么,如果是电影现在就应该结束,留一个意识流的结局。但现实是比电影更俗的发展,他们突然开始接吻。热烈得接近啃咬的吻。

         仿佛刚刚喊的不是对方的名字,而是一句句的“我爱你。”

       
        

【叶蓝/喻黄】叶不羞大战黄烦烦(名字和文没啥关系)

大概ooc,算是黄少生贺? 占个黄烦烦的生贺tag
本来就想写喻黄的,结果给了叶蓝不少戏份。
取材于一个刚脱单有了女朋友的朋友和一个依旧单身的我。我也真被禁言了一天。
希望食用愉快~

﹌﹌﹌﹌﹌﹌﹌﹌﹌﹌﹌﹌﹌﹌﹌﹌﹌﹌﹌﹌﹌﹌﹌﹌

           叶修和蓝河在一起了。
          这事儿发生在世邀赛中国队夺冠的庆功宴上,叶修这个一杯倒被队员们(以黄少天、张佳乐和方锐为主攻)灌了两口酒,又恰逢许博远打电话过来道贺,这俩人世邀赛期间就电话不断,叶修深谙“装可怜要鼓励要亲亲”之道,全队队员曾亲眼目睹叶修前一秒挑着眉夹着烟嘲讽黄少天对站英国队时进行的夹杂着拼音的英语刷屏,例如“look  jian look jian  look jian hahaha biuniubiu”之类,后一秒蓝河打电话过来,叶修压了压嗓子,以听得出憔悴的声音说:“小蓝啊,哥在复盘呢。”许博远那边以为打扰了复盘大事赶紧要挂电话,叶修又沉着声音说:“没事,别挂了,你跟哥说几句话,哥休息一会儿,黄少天吵得哥脑仁都是疼的。”
一边骗感情一边还不忘踩一脚黄少天,黄少天刚想冲过去对着电话跟自己的小粉丝揭露叶修的无耻真面目,叶修转身出了会议室,还说着“小蓝没事,多聊一会,我刚刚躲开黄少天,哎,黄少天压榨领队啊,自己上场比赛错失良机,结果要哥搭着休息时间帮他。”黄少天被叶修的一番话说的目瞪口呆,一时间眼睁睁的看着叶修打着电话走出了会议室,“我靠靠靠,叶修太无耻了,什么叫做我错失良机,我那是不小心好吗好吗好吗,再说难道不是队长帮我分析问题的嘛,他居然有脸说他帮我无耻无耻无耻,我要跟他PKPKPKPKPK!还勾引我们蓝溪阁的人,太不要脸了!”黄少天气到发动“说到缺氧”大招,喻文州笑笑拦住要冲出去找叶修理论PK的黄少天,“好啦,叶修前辈有事出去了,我们还是继续复盘吧,少天来帮我,好吗?”黄少天看着笑眯眯拦在自己身前的喻文州,眉眼温和,那一句“好吗”还带着上翘的尾音,一下子就泄了气,撇撇嘴嘟囔着等叶修回来要跟他PK到死,乖乖去调比赛录像。
        说回庆功宴,许博远的电话来的太是时候,叶修一手推着黄少天手里的满满的酒杯一手举着电话声嘶力竭的喊:“滚滚滚,先让哥接一下小蓝的电话。”“哟哟哟,你这跟媳妇查岗似的。”“媳妇查岗啊老叶,啧啧啧。”叶修被灌了酒本就不怎么清醒,接起电话顺嘴就喊了一声“媳妇啊”。
     对,一句“媳妇”换了个真·媳妇。
     对此,最高兴的是叶修,最郁闷的是谁?
     黄少天。
     黄少天懊恼至极啊,为啥,为啥他不要脸的叶修怎么轻易的就脱单了!自己呢?暗恋队长多少年还是不敢说!不不不,机会主义者在叶修一句“媳妇”后认识到今天是个绝佳的表白机会,赢了高兴,大家又都醉了,天时地利人和!
        黄少天借着三分醉意,默默握拳,上吧黄卡丘!不对不对,上吧,剑圣黄少天!拿下队长!
        回头,黄少天看见了和王杰希安详地睡在一张沙发上的喻文州。大概,旁边的不说话酒杯知道些什么。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留下脱了单的叶修和依旧单身的黄少天。
         还有蓝雨微草平局的巅峰对决。
         脱了单的叶修很讨厌,黄少天觉得。以前叶修在选手群里说话,十句有八句开嘲讽,现在的叶修是十句有八句在秀恩爱,还有两句在嘲讽群里广大的单身狗。黄少天在被“今天小蓝又来看哥了”“小蓝给哥做的夜宵”“今天和小蓝一起下副本”“黄少天阴魂不散为啥我家小蓝要买夜雨声烦的手办”洗礼了两天之后,再看看自己和队长毫无变化的关系,黄少天嫉妒了黄少天愤怒了黄少天要说话了!
        嗯…在叶修又一次提起自家小蓝的时候,他收到了灵魂冲击:
       “叶修你也太不要脸了!一边占着我们蓝溪阁的人一边还抢我们的boss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卑鄙无耻叶不羞。夜宵什么的还吃你都胖成球了好吗”
       “叶修又在秀恩爱!群里那么多单身狗你好意思吗好意思吗好意思吗!你现在就像一个已婚的老男人,天天媳妇这媳妇那的,你马上就会有啤酒肚啤酒肚啤酒肚,说不定还会秃头秃头秃头中间秃!秀秀秀烧死你得了!”
         “话多如海淹死人”成就达成,黄少天获得禁言10分钟~估计还是蓝河在旁边,不然叶修绝对不会只禁10分钟。
       一个愤怒的话唠被禁言10分钟,请问在10分钟内他会干嘛?大概…飙手速打十分钟的字。
        一段洋洋洒洒鸿篇巨制长篇累牍硕大无朋的文字发出去,黄少天又爆手速复制粘贴了好几遍,据知情人士透漏,那天,他仿佛刷了一生一世,也没有刷到黄少天爆发前的上一条消息。
        剑圣黄少天获得来自管理员叶修的禁言一天。
        “靠靠靠靠”黄少天一推键盘,盯着那个禁言一天生闷气,坐在旁边的喻文州也算是目睹了这场黄少天大战叶修,“少天为什么这么针对叶修前辈呢?”看着群里像小学生吵架一样的聊天记录,喻文州感觉有些好笑,自从叶修在庆功宴上一击脱单后,自家剑圣好像就不对劲了,似乎在嫉妒又像是懊恼,好几次对在自己欲言又止转身又去刷叶修,真是,太可爱了。
          “不是因为叶修这个不要脸太烦了吗嘛!队长你看,他勾了我们蓝溪阁的人还在群里秀恩爱!大家都是单身狗就他脱单了他还天天秀秀秀烧死他烧死他烧死他!”
           “少天这是因为没脱单所以很羡慕叶修前辈吗?”“还是我先说吧,”喻文州想,自家剑圣大大的心意其实早就被知道了,但黄少天没有向前走一步,喻文州就也没有向前一步,让少天多想一想吧,毕竟这种事情急不得,等一等,等少天坚定了心意告诉自己,反正,喻文州会一直在这里喜欢着黄少天。当然,少天暗恋起来的小样子实在太可爱也是原因之一呀。
        “什,什么呀,队长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什么嫉妒我可是剑圣剑圣剑圣,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剑圣黄少天!想要脱单不是分分钟的事儿,队长你说对吧!我刷叶修是为民除害!他真是烦死人了!”
       “那,剑圣大大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脱个单呢?”喻文州在笑,是从眼睛里透出来的含着喜欢的笑。
        “队…队长…你,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少天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呢?”
        
          叶修本来已经做好了第二天面对禁言结束后野马脱缰黄少天的准备,但是,什么都没有。对,连那晚媳妇的爱心夜宵都没有了,并且因为利用管理员身份欺负黄少天被名为许博远的剑圣小粉丝赶去睡了沙发。
         喻文州想,叶修前辈家的蓝河,是个很可爱的小粉丝啊。